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enny的博客

如果中了500万,我就背上包去流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尼泊尔大环】12-徒步第九天  

2018-04-20 00:08:21|  分类: 旅行记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D12:2018年3月2日星期四(正月十五元宵节)  晴朗
Thorong High Camp(4900m)----Thorong La Pass(5416m/view)----Muktinath(3800m)

高海拔冲锋营地的这一晚和前面那些晚上区别不大,既无改善也无恶化,半夜醒时如果胡思乱想就会气急一阵子,深呼吸几口就有好转,貌似人的意念能操控一部分,说白了就是别自己吓唬自己就好,高海拔并没想像得那么可怕。只是操控有限,想睡个好觉的愿望始终实现不了。早饭时间定在五点,出发时间5点半,接待处到五点时还黑灯瞎火的,没任何有人起床做早饭的迹象。我又回了房间,厕所水桶里的水已结成厚厚的冰,因空气干燥,体感上并没觉得有多冷,还不如冬天烟台的晚上冷。一会儿吉鸟出了门,我俩一起敲门才把睡里面的伙计和Mailla叫醒。昨晚多点了两个鸡蛋两个煎饼作为我和Mailla今日的午饭,中途无餐食点。伙计因起床晚了而心急未用文火,用大火做出的pancake里面未熟外面已经焦糊,基本没法吃,吃了一个鸡蛋和一小杯奶粉冲的牛奶,勉强垫个肚子。

出发时间拖到6点10分,有住Thorong Phedi的徒步者已爬了上来,天蒙蒙亮,每人戴着头灯,行进队伍形成一条亮线。冲垭口这天所有人时间一致,加上Phedi出发的人汇集在一起,一路总有别人的身影在自己视线之内,不像徒步初期时每日形只影单,可以说今天是最不觉得孤单的一天。对于我,徒步的十二天就数今天的记忆最模糊,对路线、方向、细节、风景没留下清晰深刻的印象,难以忘怀的只有埋头上升的艰辛。

下图是出发20分钟后Vic回望High camp拍下跟随在我们后面的队伍,中间偏左的房子是营地。这段路及以后的路都如此这般呈之字+台阶型,处在某一阶段时看不到下一阶段的情况,你只需全力以赴对待眼前的爬升,为到达终点坚定信心,直到顺利完成。阶段性胜利之后可以稍稍松口气,但千万别彻底松懈,后面的路还长着。完成前阶段后,要么拐个弯,要么穿过V型口,才看到下一阶段的路况,趁歇息时可想想下一段怎么走。每一阶段的结束便是下一阶段的开始,战略上采取步步为营、个个击破,用一个一个的小胜利迎接最后一个大胜利。

【尼泊尔大环徒步】12.徒步第九天 - jenny.yantai - Jenny的博客

 

要说低海拔的徒步只需体力便可,到达5000米高度就需要点技术了,这点技术是我看Mailla样,领悟并加以模仿,在Upper Pisang到Gyaru那段陡峭爬升中试验过,效果不错。平常的走路中我们通常无需考虑步伐的节奏与呼吸的节奏相匹配,因为低海拔氧气充足,呼吸得到的氧气能够及时补充肌肉在运动中消耗的血氧。在高海拔氧气含量只有低海拔的50%左右,高频率步伐会消耗更多的氧气,每次呼吸得到的氧气会显得不足。

前阶段的徒步中我发现每次爬升时Mailla会改变步伐的频率,使之与呼吸频率相同,表象上看就是慢动作。看过登珠峰的视频,登山员就是一步一步缓慢地迈进,以前我以为是放的慢动作,现在明白高海拔爬升就是这动作。起先掌握不好节奏时可试着心中默默打节拍,左右腿加上单手登山杖一般三拍子能完成一套动作,同时主动调整呼吸与步伐节拍相协调,不知不觉中每次的呼与吸也会比较充分和完整。慢节奏的步伐比乱节奏的步伐所能持续的行进时间要长,减少了停步休息次数,所以看似动作慢总体速度却不慢。

尽管努力调整了步伐节奏,高海拔毕竟是高海拔,行进一段时间四肢就如灌了铅一般瘫软,不时要停下休息等待肌肉补充血氧后恢复力量,渐渐我们四人拉开了距离,Mailla和Vic为第一梯队,把我和吉鸟的第二梯队越拉越远。起先我在吉鸟前面慢节奏地走,吉鸟紧跟在后面,他使用双杖,因触地点较多难以同脚步合上节拍,混乱的沙沙声影响到我的节奏,我便换到他的后面,并与之保持一定距离。看得出吉鸟比较吃力,担心他有状况,我在后面也算是便于观察。

和吉鸟这样用各自的节奏走了一段,他停步休息时我也一道停下来,随着海拔继续升高,吉鸟基本走不了多长时间便要停步,休息次数越来越多。我的慢节奏步伐走的好好的不能过多停下,我又到了他的前面。 不时回头看一眼吉鸟,他始终低着头痛苦不堪的样子,而我自己状态也不怎么样,没能力关照他。这样下去情况不妙,我决定叫住第一梯队,大家商量一下。

【尼泊尔大环徒步】12.徒步第九天 - jenny.yantai - Jenny的博客
 
此时Vic走在Mailla的前面,精神还算抖擞,听到我让他退到队伍的最后自然是很不情愿,我以老大姐的身份倚老卖老强硬下令,Vic挺给面子的接受了我的建议。吉鸟感到拖累了团队很过意不去,自己提出坚持不了的话就一个人下撤,我们征求Mailla的意见,Mailla还是和问山东男差不多的问题,有没有呼吸上的困难,有没有恶心想吐的感觉等等,如果吉鸟只是胃疼而不是高反就再坚持一下,此时已行进两小时,官方给出登上垭口的参考用时为三小时,Mailla说这里已到一半路程。我建议吉鸟收起一根登山杖,用单杖更便于掌握节奏,学Mailla的样子以缓慢又稳定的频率行进,他嘟囔着这哪是徒步啊,简直就是登山嘛。接着重新调整位置次序,Mailla带着我为第一梯队,Vic跟着吉鸟为第二梯队,重新上路。之后的路途中我时常回头观察,大部分时间都看到吉鸟用登山杖支撑着身体在停下休息(下图背蓝包者),Vic则等在他后面。渐渐两个梯队间拉开了距离,他俩慢慢离开了我的视线。
【尼泊尔大环徒步】12.徒步第九天 - jenny.yantai - Jenny的博客
 
后面是怎么到达垭口的我已经记不太清,只记得有次想避开积雪走在旁边无冰雪的斜坡上,斜坡的碎石特别松散,我失足滑坠了一个身位,Mailla不知从哪儿快速冒出来拉住了我,当时连说声谢谢的力气都没有,呆若木鸡般回到冰雪小路上继续闷头走。我停下休息的次数逐渐增多,休息一小会儿后很快就能恢复,这样机械般间歇性走着,搞不清方向,只知道抬头找红色裤子的Mailla,然后朝着他去,脑子一片空白。垭口前拍最后一张照片的时间是9点16分,前面是红裤子的Mailla,照片中左边的托隆峰近在咫尺,感觉前方就是垭口,然而并不是,上到前面的平台后,还需要继续走一小时。
【尼泊尔大环徒步】12.徒步第九天 - jenny.yantai - Jenny的博客
 
以下是9点36分Vic拍的全景图,图片中部那乱七八糟、沟壑纵横的旋涡,我们每一个人就是从那儿爬上来的。右边远处白色山体是安纳普尔纳II峰和IV峰,此处差不多是能看她们最后一眼的地方,中间偏右是楚鲁西峰,
【尼泊尔大环徒步】12.徒步第九天 - jenny.yantai - Jenny的博客
 
10点15分我和Mailla到达大名鼎鼎、号称世界最大(最宽)的托隆拉垭口,海拔5416米,是我人生之路达到的最高点。可能高海拔造成的大脑缺氧,我丝毫兴奋不起来,没觉得有多累,就是有点犯困,找个石头坐下,靠在Mailla肩膀上告诉他我有点困,能不能迷糊一会儿,等两个年轻人上来咱们一起合个影。Mailla叽里咕噜说了些什么我已无心听,只听得懂他嘴里嘣出的好些个no,他快速从我背包里拿出相机,把我拽到垭口石碑旁边,开始咔嚓咔嚓给我拍照,然后装好相机,将登山杖加长,并拿出另一根登山杖调整成同样长度,以坚定的语气命令我跟他走。Mailla走得好快,为了跟住他,我不得不飞快交替地抡着双杖以支持双腿快速的步伐,犹如在深深浅浅的雪地中疯狂舞蹈,快速下撤中Mailla会回头看看我,想叫住他慢些,没等开口他又继续往下,本来我就不擅长下山,现在以这么快的速度往下跑,简直要崩溃了,上山都没这么绝望过。
【尼泊尔大环徒步】12.徒步第九天 - jenny.yantai - Jenny的博客
 
快速下降30分钟后Mailla停下等我,这段时间下降了多少米不得而知,我已经不困了,缓过神来有兴致看风景了,天上一朵白云很特别,前方换成了另一排雪山,没有东边的山高,积雪也没有东边的多,垭口的西边看似比东边更干燥。Mailla向我要了煎饼掰成些小块放石头上,不一会儿就有一群鸟飞过来叼走煎饼,Mailla说这些鸟饿了正在找吃的。【尼泊尔大环徒步】12.徒步第九天 - jenny.yantai - Jenny的博客
 
继续下行一个半小时来到两个蓝色房子处,这里可能是旺季休息点,淡季关闭中。和Mailla坐下吃了早上打包的鸡蛋,消灭掉最后一点点零食,精疲力竭的我已经说不出话来,Mailla说了一大堆,大概意思是这么艰难和危险的路向导背夫拿这么点工资高么?如果遇上恶劣天气有的人甚至有失去生命的可能,他说他是幸运的从来没遇到过危险,全都安全通过。我无言以对,今天这样的时刻我能说什么呢?没有他我或许现在还在垭口上,或许出了状况,或许很无助却没人能助,谁知道呢。无论如何此时的我除了谢谢说什么都不合适,从内心里我也真的感谢Mailla,没有他我不敢也不会独自一人走在这条路上,不可能完成自己的梦想。休息完即将出发时,Mailla看到正从山上下来的vic和吉鸟,大家再次汇合。Vic从山上拍到正在休息中的Mailla和我。
【尼泊尔大环徒步】12.徒步第九天 - jenny.yantai - Jenny的博客
 
在刚刚开始下撤时,路面有积雪,鞋子上套着雪爪,随高度下降积雪减少,雪爪踩在路面裸露着的石头上,非常硌脚,双脚的大脚趾和小脚趾都受到挤压,开始疼痛。休息完后再次继续无休无止的下降,脚趾的疼痛加剧,比爬升时体力上的不足痛苦得多。我没有能力象别人那样快速跑下山,只有忍着脚痛慢慢一步一步走,眼看着被别人一个一个超过,真正体会到力不从心的滋味。望着远远的山下可以休息吃东西的房子,那儿的海拔4200米,从5416米的垭口下到这里总共1200多米,用了三个多小时,到今晚落脚的Muktinath还需再下降400米。
【尼泊尔大环徒步】12.徒步第九天 - jenny.yantai - Jenny的博客
 
接近下午两点到休息站,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什么也不知道,昏睡了过去。醒来才感知暖洋洋的日光晒在身上,似重新回到人间。三个男人自顾自喝饮料,没人过问我的状况,吉鸟貌似已满血复活,非常兴奋,现在最悲催的人已换成我。我脱下鞋子揉揉脚,整个前掌都疼痛难忍,跟Mailla诉说我的痛苦,他麻木不仁没啥反应,也是啊人家怎么反应呢?还是体贴的Vic最先关心我,给我看他抓拍下的四仰八叉葛优瘫的样子,心情算是轻松了些许。吉鸟问我是如何在山上保持清醒的头脑,硬把大家安排了一顿,最后得以全部成功过垭口。我说只是本能体现,想着把资源优化,精准扶贫,不然就浪费了走前面的两个强人。按我后来在垭口时的状况,如果一直我和吉鸟在后面真不知会怎样。
【尼泊尔大环徒步】12.徒步第九天 - jenny.yantai - Jenny的博客
 
离开休息站又走了一个半小时于四点半到达Muktinath,找了家客栈叫Mukinath Hotel Buddha & Himalayan,头一回享受到免费床位,条件是在本店消费三餐。客栈房间里有一张大床一张小床,突然有点奢侈的感觉,客栈wifi不错,只是有时会停电。菜单上出现久违的肉类食品,有Yak和chicken两种steak,今天是中国传统元宵节,悲催的我们却经历了精疲力竭的600多米爬升和疯狂变态的1600米下降,基本一整天未进食,赶快心疼一下自己,说什么晚上也得吃点好的。Vic和吉鸟早早订了晚餐开吃,我和Mailla眼巴巴馋得流口水,小伙伴贴心分享给我俩半个披萨。想起Mailla也一天没吃饭,等做完所有客人的晚餐才轮到他免费的Dal Bhat一定很晚了,我给他点了份Yak Steak。800卢比一份的牦牛牛排份量很足,相对中国昂贵的牛排真的是性价比超高,我们仨每人切下一小块尝尝,剩下的Mailla都吃了,看得出他真的很饿,我非常过意不去没早些为他点餐。
 
晚上睡觉前问Mailla他的房间是否已安排好,他的房间被安排在顶层,条件很差很脏有股难闻的味道,被子和床铺都特别脏,向老板要床毯子未。我不知该怎样回应,心中无言的难过,悄悄向Mailla示意,如果不介意,我房间的小床你可以来睡,Mailla未加思维回了我“Thank you Jenny, but it is impossible"。
 
或许实在太累,这天晚上我一觉睡到早上,中途没有醒,正如藏族妇女将羊毛手绳绑在我手腕上时说的“Good luck Thorong La。”,托隆拉非但没有为难我,还给了我好运和好觉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